• 2007-08-16

    相见时难别亦难? - [牢骚]

       用这句话注定是要煞风景。
       中午,有心的某苏请某田和我吃饭。十三香的龙虾,吃了满手的油。满嘴的麻辣,把红嘴唇泡在王老吉里。算是饯行吗,我问某苏,某苏在qq上打出一个笑脸。看来就是这样了吧,毕竟同行一年之久,今后即使是在一个集团,也算是不同的意义了。   某田说她有些感动,我说我也是。大家都是真诚的人,虽是有些单纯的傻气,也正好避免了社会世俗的烟火和机关算尽的人情。就算是长不大的假装成熟,也是能够体恤到旁人的微妙感情。在这个地方,我们只是一只太孤单微小的蚂蚁,人们可以肆意捏死我们,人们也可以给我们一个眼神,一种关注,太多冷眼相看的人,太多笑声,之中难得的真诚和关心,我们就悉心收藏了,充满谢意。   告别和重新的过程是真正的孤独,我觉得自己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向四方人求助,得到的回答都是一致的模糊。离职申请表放在这里放了许久,很大声地敲着电脑,脑袋里发慌,老总经常不在,合同的事宜模糊不清,离职的申请被拽出了水,事情的拖沓和纷繁的波折此起彼伏,把心搅的极为混乱。   这种时候,在网站的任何一分钟都是难捱。期望的稿费,让人郁闷的安置费,合同的擅自修改,老总的不快,纠结,然后,让我极为不安。   拖沓,身心俱疲。 
    Tag:工作 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