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6

    七夕 - [牢骚]

     

           每个人碰到我,都会问,在新家住的怎么样?怎么样呢,我也不知道,也不是一样的睡觉上网,原以为会怎样怎样的动魄惊心,也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偶尔来个朋友在花园里走走,给人给己一些羡慕一些带着露珠的新鲜气息。

           家里其实是空洞着的,没事便在网上淘啊淘能够缤纷的东西,现在已经比原来现实了很多,学会了看着价格看着颜色对比每一种不同的风格能够带来的快感,即使过了小女生的碎花时光,我还是谋划着在床的上方安上一个大大的白色床幔,卷曲起遗失掉的那么一点点OOXXXXOO。

           今天七夕节,快递哥哥打电话来说某种不知名的庞大软体礼物已经抵达百悦尚城,花店的姐姐说明晚的白玫瑰一定有货,可爱的老妈说你说我要不要和朋友去大连吃海鲜,我换了去做瑜伽后臭烘烘的运动服,蓝幽幽的裙子把家和日子一起捕获。

          

           但愿日子每天平静如水,这已经是最大的福祉。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Tag:心情 生活
  • 2008-11-09

    有趣起来吧 - [牢骚]

           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在最新一期的时尚周刊封面上用效果做成宝丽来的照片的样子,然后在空白的地方写手写的字,我也已经想好了,里面的连版要做成飞行棋的模样,偶尔遇到恶狗退两步,偶尔遇到幸运星勇往直前。

     

           终于到了这个我最喜欢的温度的时候,我决定一切生活都必须有趣起来。

     

           托人买了豆浆机,搜罗了满冰箱的黄豆黑豆,觉得生活本应该过得风生水起才对,意念中执着着激进的直排,即使是一把老骨头了也要拼杀一番。更是包括了前段时间的由《达人未爱狂想曲》引发的戏剧风,拆了床单,买了球鞋,吹了秋风,发现有趣的念头总是很多,有趣的想法总是层出不穷,一颗心就那么突突突地跳,于是看着从振华路上淘来的闪闪发光的勺子兄弟们,大吼一声,哇!生活怎么就这么有趣啊!

  • 2008-05-03

    少年 - [牢骚]

     

    这个月的主题词是什么?抖抖的身体已经长得浑圆浑圆,生活也越发浑圆了起来。闭塞了两个月的生活让我有些歇斯底里,情绪失控的机会越来越多,亦经常觉得疲累和虚脱。喝咖啡成了毒瘾,一向光滑的皮肤开始长痘痘,让我有些抓狂,十分的抓狂,这是我十分不允许的事情,不是吗?于是,黄瓜和牛奶开始成斤地往家里搬运,好吧,在这个地方,这同样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少年的风潮,少年的身体,少年的顾盼生辉,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

     

    抖抖真是浑圆无比了,失踪后回来的日子阳光灿烂,一个星期的时光涨到了原来的重要,我怀疑她是有了第二个生命或者第2+3个生命而吃得异常多,可是掐指算了算伊的生理年龄,似乎仍是猫类豆蔻的时光,家宝同学已经把她家的小贱人去了势,我凝视着抖抖的开始变得光滑的毛色,笑容阴郁。

    抖抖的少年也即将结束了吧。

     

    现在都是不敢回忆少年的痛和少年和轻狂,完全比不上《朱诺》里面那个叫朱诺的高中生的精彩和镇定,“傻的可以。”我是这样形容,傻人傻脑子里面也乌龙般地摆满了不为人知的梦想,在五年前曾经写过一篇叫《**》的文字,3000字洋洋洒洒记录了属于高中时期的青涩和无知,那个校园里的许愿树有三种颜色的叶子,两个少年发色柔软,在树下惶惶不安。旁边的石凳上有我们肩带过长的单肩包,蓬松的发尾扫过一个少年的脸,她跳起来嬉笑,两个身影离开了时光的镜头。

    虽是怀念,却是一点都不想回去,甚至不会去细细思量。

    天生一个懦弱的人,试图超越自我,却是永远的无能为力,连面对曾经的青涩都不忍回顾,那段时光,对于我来说,也许并不是那么美丽。我总是习惯向前看,似乎前面就是有了数不尽的未来,而实际上,通常的情况的是,就连海市蜃楼都是当时自己欺骗自己的幻象。宁愿等待,这是我的悲剧。

    于是,一个少年,在等待中,渐渐老去。

    脸上粗糙暗沉,痘痘得到了重生。

    变得难过。

    妈妈同学,你也别再唠叨。

  • 2008-03-05

    人间蒸发和瞬间转移 - [心情]

       

    消失了半个月,蒸发在人间森林里,断开网络和圈子的日子让人心生惶恐也轻松至极。有些简单主义的倾向却是建立在莫名奇妙的不安和紧张当中。看着天,试图让淡泊的生活把那份紧张压住。其实很多小念头不去想它或者把他们如棉絮中飞出的絮花般压在夏天浓烈午后的箱底,他们也就永远不会成长,我们就会试着去忘却。
        蒸发之后现身的日子让我有点不敢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远离了现实的那七天日子突然变得异常轻松
    和飘逸,不用考虑琐碎的生活,不用辛苦去理解社会,不用处心积虑的思考未来,思考那个已经不能实现的梦想。

       所以,在结束了那七天蒸发日子之后,却宁愿选择了继续蒸发,七天结束那一晚的极度亢奋让人心里泪流满面,是被掏空了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了些失落,在又一个陌生的城市,会不会尽快让心暖起来呢?心情变得难以言说的低落和潮湿。坐在宽阔的大会议室听着业界精英们的口若悬河,低落得很想一直沉默不语,一直沉默不要爆发的任何机会。

       亲亲在这里打理好了房子租赁的一切,周末我收拾好了地板和家中的大小细软,抖抖也风尘仆仆地在书包里残喘到这里,傻掉般的横冲直撞。其实,这个开头是很漂亮的,心情的调试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好日子就在前头喵喵叫。

      于是学会了瞬间转移的魔法,在另一个领地开始了最新的生活。天很蓝,污染很严重的工业重地一样会有蔚蓝色的天空。心里的蓝会透过眸子射到天上,伴随着自己的愿望上仰望的视角变得美好。

  • 2007-10-31

    害羞的包包露个脸 - [心情]

        上周末和新朋友ruby一起买了好些布头和蕾丝花边,在家里拼死拼活的做了第一个自己的手工小包包,粗糙自不必说,也就只能在这晒晒,自嘲一番了。权当自己寻找的新的生活乐趣吧。

    用安妮的书比个大小
    Tag:手工 生活
  • 2007-10-11

    那块玉又如何 - [感慨]

                               八号来到广州就一直淹没在工作之中,天地之间仍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淹没掉这样一个小小的我,特别是在广州,这样一个对我来说居然是越来越硕大的城市。回来的第一天,我对亲说,对不起了,可能我还需要几天时间来慢慢调整从家里千里奔过来的心情。我称之为一个极大的落差,而对于所有的心理落差的形成和消失,都是需要我们慢慢来自己调节来改变的。而同样,从这落差之中,我到是正经八百地窥见了自己的软弱和怯懦。 毕竟,内心足够坚强的人哪里需要什么调节,哪里会有什么落差。还是这种温暖舒适和艰苦奋斗的落差。这样一说,我这个人的劣根和懒惰就暴露无疑了。此间,无数次的和亲和周围的朋友说好留恋家,留恋家人,开始极度嘴碎地说起了希望回到离家近的地方工作。不知不觉,自己也像个游子了,也是个游子了,在外面漂了一年多就无法坚持的游子。真是见笑了。还是,家人实在对我太好了,让我从心底生出感激,只想再次成为一个婴孩,在襁褓中沉沉睡去。其实,这就是毫无疑问的逃避了。

         罢了。

    ---------------------------------------------------------------花荫美丽的分割线----------------- 

    来广州的火车上,一度非常疯狂地寻找那块伴随了我六七年的玉佩,刚刚混熟的同行者问我是不是值钱的千年古玉,我摇头,充满酸涩。并不是十分值钱的小家碧玉,如同自己一样,却是混迹在家人120分温暖的血液中摇摇晃晃成长起来的,放在外界只是旁人眼中一个不值钱的蠢物罢了。

     

    狭窄的火车卧铺显然没有找到任何踪迹,我以为它真的被我弄丢了,在不知道的时刻从我脖子滑落,坠地。我却没有发现。心情一下沉了下去,这些日子,我变得莫名其妙的容易相信命运和崇尚迷信,总是恐慌这类事情会给我和我爱的人们带来些什么厄运。曾经在玉佩的绳子断掉的日子里,我把它天天栓在手腕上,在寂寞的时候会亲吻它向它祈祷,这次回家买了新绳子,却掉了两次,一次是在家里,妈妈捡到了它,为我栓了死结并嘱咐我不要乱想,不要担心;第二次就是这次了,貌似真的找不到了,既然是死结,为什么如此容易就失踪?慌乱之中, 我告诉了老爸和琳子。同行者认为我不应该告诉家人自己碰到的困难,而应该自己解决。在这个时刻我却没有办法,只想找个可以得到宽慰的地方。琳的短信很快,让我在广州找个庙求签,老爸的短信也回来了,说是再给我买,让我不要担心。正迟疑着老妈的电话响起来,接了电话,原来老妈也是为着玉的事情来的,老爸以火箭的速度告诉老妈,妈妈告诉别乱想了,玉佩我根本没有带走,被我拉在了自家枕头边,我将信将疑地让妈妈第二天和我视频让我看,妈妈很是爽快,说完全没有问题,她会尽快给我快递过来,听着老妈那么不假思索的口气,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想着似乎命运还是眷顾着我的,即使我有可能十恶不赦。

     

         中午,快下火车了,我让同行看着包,跑去了洗手间。抖动的衣服里滑下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掉到地上,发出脆响。即使地面是如何的污秽,火车是如何的不安宁,如何的颠簸,我可以毫不犹豫毫无疑问地判断出,掉在地上的,……就是那块陪伴我六七年让我刚刚疯狂寻找妈妈说在家里找到要给我寄来的玉佩。那么大个肚子的弥勒佛,笑得那么灿烂,那么执着。 

           心重新变得极为满满的,什么酸了,什么模糊了,什么玉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 2007-06-20

    是不是就是寂寞了 - [牢骚]

      

      口渴得厉害,这几天一直口渴,喝多少水都不管用,白色半透明的杯子贴着我和亲的大头,被我不停地灌水,身体还是渴,还是热,燥燥的,奔到办公室空调口口那里,死命地吹,凉快了吗,有点点寂寞。

      一起挣扎着在心理战线上的某田走了,算是比较如意地转身去了想发展地空间,摸索着可以开始新的记者编辑生涯,可能会有些困难,但终究是好的,很是祝福她,毕竟,是一个新的开始,什么都可以舒展了。坐在我依旧的位置上,我自己告慰自己,也许一切没什么惊奇,只是我们的生活又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波澜,谁都不知道这点波澜是汹涌的,还是柔和的,或者是好还是坏,每个人都注定了自己位置,而其实,在每个位置上,每个人都可以打拼出或者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压住心底的那些期待,告诉自己其实一切都没有什么,我还是要舒展眉头,放心微笑。

      看着前面位置空空的桌子,倒杯水回来,眼神以后将没有了承接,还是有些子寂寞,有些子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