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8

    一年一度的许愿时刻又要来鸟。 - [心情]

        这次,有点紧张,有点悲桑。毕竟是半半百的时光。

     

    Tag:心情
  • 2009-08-26

    七夕 - [牢骚]

     

           每个人碰到我,都会问,在新家住的怎么样?怎么样呢,我也不知道,也不是一样的睡觉上网,原以为会怎样怎样的动魄惊心,也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偶尔来个朋友在花园里走走,给人给己一些羡慕一些带着露珠的新鲜气息。

           家里其实是空洞着的,没事便在网上淘啊淘能够缤纷的东西,现在已经比原来现实了很多,学会了看着价格看着颜色对比每一种不同的风格能够带来的快感,即使过了小女生的碎花时光,我还是谋划着在床的上方安上一个大大的白色床幔,卷曲起遗失掉的那么一点点OOXXXXOO。

           今天七夕节,快递哥哥打电话来说某种不知名的庞大软体礼物已经抵达百悦尚城,花店的姐姐说明晚的白玫瑰一定有货,可爱的老妈说你说我要不要和朋友去大连吃海鲜,我换了去做瑜伽后臭烘烘的运动服,蓝幽幽的裙子把家和日子一起捕获。

          

           但愿日子每天平静如水,这已经是最大的福祉。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Tag:心情 生活
  • 2009-04-15

    旧街场的妥帖 - [心情]

     

           广州中华广场的“沙巴哇”里,经常会买到这种马来西亚的二合一白咖啡:旧街场,很爱很爱的咖啡,用昨日看的《入殓师》里面的台词即为——好喝得让人为难。

           证明生活质量没有下降是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实在馋得不行才是从心出发的理由。为了用医保卡买我忠诚度极高的雅漾,离奇的发现东城的沃尔玛里居然也有沙巴哇里旧街场,这算是这段时间以来给我最大的安慰了吧,咖啡真是个贴心的玩意,热腾腾暖呼呼的,心情妥帖之极。

           妥帖,太久没有说这个词,这是个极为温暖的发音,生活得妥帖就说明了安逸,工作得妥帖就说明了顺利,爱你爱得妥帖就说明幸福得无与伦比,有时候,妥帖是需要用一些身外之物来给予的,即使只是暂时的,也可以让时间变得醇厚,好吧,其实就是我爱旧街场。

    钦此。

     

          

    最近频繁地看到要强和示弱的这两个词,要强是生活华丽舒畅的一种手段,而示弱似乎才是让日子变得妥帖的桥梁,虽然说骨子里的秉性是磨灭不了的,但是要强的姑娘们,偶尔示弱一番,才能更幸福吧。

         深深明白,子女的幸福和快乐是给父母最大最大的回报。那么,一切一切,向旧街场一样,妥帖起来吧。

  • 2008-05-03

    少年 - [牢骚]

     

    这个月的主题词是什么?抖抖的身体已经长得浑圆浑圆,生活也越发浑圆了起来。闭塞了两个月的生活让我有些歇斯底里,情绪失控的机会越来越多,亦经常觉得疲累和虚脱。喝咖啡成了毒瘾,一向光滑的皮肤开始长痘痘,让我有些抓狂,十分的抓狂,这是我十分不允许的事情,不是吗?于是,黄瓜和牛奶开始成斤地往家里搬运,好吧,在这个地方,这同样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少年的风潮,少年的身体,少年的顾盼生辉,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

     

    抖抖真是浑圆无比了,失踪后回来的日子阳光灿烂,一个星期的时光涨到了原来的重要,我怀疑她是有了第二个生命或者第2+3个生命而吃得异常多,可是掐指算了算伊的生理年龄,似乎仍是猫类豆蔻的时光,家宝同学已经把她家的小贱人去了势,我凝视着抖抖的开始变得光滑的毛色,笑容阴郁。

    抖抖的少年也即将结束了吧。

     

    现在都是不敢回忆少年的痛和少年和轻狂,完全比不上《朱诺》里面那个叫朱诺的高中生的精彩和镇定,“傻的可以。”我是这样形容,傻人傻脑子里面也乌龙般地摆满了不为人知的梦想,在五年前曾经写过一篇叫《**》的文字,3000字洋洋洒洒记录了属于高中时期的青涩和无知,那个校园里的许愿树有三种颜色的叶子,两个少年发色柔软,在树下惶惶不安。旁边的石凳上有我们肩带过长的单肩包,蓬松的发尾扫过一个少年的脸,她跳起来嬉笑,两个身影离开了时光的镜头。

    虽是怀念,却是一点都不想回去,甚至不会去细细思量。

    天生一个懦弱的人,试图超越自我,却是永远的无能为力,连面对曾经的青涩都不忍回顾,那段时光,对于我来说,也许并不是那么美丽。我总是习惯向前看,似乎前面就是有了数不尽的未来,而实际上,通常的情况的是,就连海市蜃楼都是当时自己欺骗自己的幻象。宁愿等待,这是我的悲剧。

    于是,一个少年,在等待中,渐渐老去。

    脸上粗糙暗沉,痘痘得到了重生。

    变得难过。

    妈妈同学,你也别再唠叨。

  • 2007-08-31

    透明的被释放 - [牢骚]

     

        人情练达――到现在也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或是什么样成熟而达观的心境。有些东西不说就罢了,说了就会无穷无尽,有些感觉不触动也会结了,触动了便会挖心掏肺地绵绵不绝。

        早上,办公室清净得孤寂,和某欢在msn上互相励志般得调侃,貌似我们都到了需要自己坚强地迈过一个坎的时候。我跟她说我还是满孤独的,在这里,一个人的感觉非常强烈,每天不停的告诉自己,no one could help you ,而梦想也许就在这条路的前端,坚持,坚持,很多貌似艰难的心境,这样子,就过去了。

     

        明天开始去深圳,跟踪报道采编“动感赛季”的case,自我感觉有些像被丢弃,那样轻轻地一提,废话不说地,我一个大活人就消失了……

    Tag:心情 工作
  • 2007-08-21

    那么就这样了 - [牢骚]

     

        新的日子新的生活我以为应该像这幅图一样,刷的一下翻开新的一篇,并且明媚如此,阳光粲然。

    看,草绿得牙都要掉了。

     

        新工作如期而至,回头有些淡然的看看以前的日子,打个呵欠,那么便真的像是做梦了。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夹杂着忐忑不安。和《城画》的缘分就这么一步又一步的走近了,直到现在,坐在《城画》采编部的办公室里。自然呼吸着这里逼仄的空气,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份舒畅。也许是因为不适应的缘故,我总是慢热型的,并且脑子让自己想太多。

       办公桌很高,椅子很矮。十分钟的键盘运动,肩膀就开始疼痛。喝水喝得神色疲惫,而窗外的雨,在黄昏中,貌似很大却不那么淋漓尽致。有点试图让自己完全被遗忘和丢失,即使知道了方向,隐隐的,深深的,仍然感到紧张,慌张和好久没有袭来的自卑。

     

        命运这个庸俗至极的词就真的是那么一条不知去向的河流,心情就在这条河中飘啊飘。有些东西是注定的,有些东西我们可以在很久以前感应到他的存在却没有办法逃避,如果说《城画》是我注定的缘分,而有些东西也是隐隐感觉而没有深想到的。预期到了初来乍道的尴尬和孤寂,却没想到它的深度,不过,也许一切只是我自己升华了吧,有时候,人需要一定的钝感,对自己说,坚持,努力,窗外雨貌似也小了,我该回家了。

       
    Tag:工作 心情
  • 2007-07-20

    语言是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 [牢骚]

     

    “如果没有你,我绝对不会像这样苟且偷生!!”

       心伤得碎得一塌糊涂,忍耐,缄默,平静生活

    Tag:语言 心情
  • 2007-07-05

    振作 - [心情]

      

      很多年前,圣人们都会说着不同的感悟让后人进行反思,或者遵循。我们把这些东西称之为至理名言,我们背诵,我们把它们写在日记本上,写在心里,刻在桌子上,贴在墙上。很多年后,我们发现,用自己的生活去感受的本质,才是深刻理解一些文字的真谛。

      看到这样一句话已经很久,无论何时,使劲的假装自己很快乐,很开心,你会忘记所有,你会被自己的假装所感染,你会被你自己的假装所造成的环境所感染,周围的朋友都会很快乐,那么你会得到真正的快乐。

      我说我不是在假装吧,人五人六地坐在办公室,笑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我总是对亲亲说,艰难的时候总会过去,只有我们坚持下来。这是哪里的广告语已经不记得了,我把它当作鼓励自己一直坚持微笑的动力,还有一句话吧,是“凡事总有解决办法”,港版乱世佳人中的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台词,却作为支撑我冷静生活的源头。我相信一切都有个尽头,风水轮转啊转,转过了这桩,你死死抓住了系着红绳的那一桩,就跟着转到了幸福。

      心中的确一直堵着,发愁的思绪缠缠绕绕成了一个毛球,死死地堵在心口,也许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艰难,再多的困苦,都有一团曙光挂在前面,死命咬牙坚持走下去了,就会好起来,那个毛球却始终堵在心口,面对生活的纷繁种种,总是很难将此移开而彻底阳光起来。我不能说天空是阴霾的,因为我和亲亲还一直相亲相爱的在一起,彼此用温暖互相感受,呼吸相同的致密空气。可是每当黑夜来临的时候,我会感觉心中的情绪爆发了,似乎白天那点装拌起来的斤两迅速蒸发,人,一下没有了明确的方向,慌乱,堵住了我的梦,我不想进去,进去了亦不知道如何出来。

      所以,这段时间的我,厌恶极了晚上的黑暗。

      不说,不说,什么都无须说,默默相持,相守,看着太阳,刺眼的光。

     

    Tag:心情
  • 2007-06-20

    是不是就是寂寞了 - [牢骚]

      

      口渴得厉害,这几天一直口渴,喝多少水都不管用,白色半透明的杯子贴着我和亲的大头,被我不停地灌水,身体还是渴,还是热,燥燥的,奔到办公室空调口口那里,死命地吹,凉快了吗,有点点寂寞。

      一起挣扎着在心理战线上的某田走了,算是比较如意地转身去了想发展地空间,摸索着可以开始新的记者编辑生涯,可能会有些困难,但终究是好的,很是祝福她,毕竟,是一个新的开始,什么都可以舒展了。坐在我依旧的位置上,我自己告慰自己,也许一切没什么惊奇,只是我们的生活又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波澜,谁都不知道这点波澜是汹涌的,还是柔和的,或者是好还是坏,每个人都注定了自己位置,而其实,在每个位置上,每个人都可以打拼出或者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压住心底的那些期待,告诉自己其实一切都没有什么,我还是要舒展眉头,放心微笑。

      看着前面位置空空的桌子,倒杯水回来,眼神以后将没有了承接,还是有些子寂寞,有些子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