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8

    抽筋中 - [牢骚]

     

        如果我把这里遗忘了,是不是也可以正常的一天天过下去?

        最近工作抽筋,生活也抽筋,人也抽筋,总之我的筋是彻底地扭在一起了,它们让我忘记了很多事情,我希望我能够重新调整好自己,一根稻草一根稻草地将他们拾起来,包括我的坚持,我的淡定,我的耐心,我的素养。

         希望总是好的。

     

          这几天杂志办八周年庆典,全体忙得兜兜转,公关部的ruby选择了离开,虽然很是明白她离开的原因心理上却总是有点酸涩的,毕竟是刚刚开始交心的朋友的,好容易碰到的可以并肩作战的同事,只是不舍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每个人与每个人之间的缘分也是注定的。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集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现,或者交集之后散去再交集然后再散去,只能祝福她了。她说她要去云南旅行,就姑且祝她一路顺风吧。

          醒一的妈妈曾经给我很多漂亮的闪闪发光的珠子,我把紫色的选出来,用细细的渔丝线把他们串成了一条项链,自己认为是别有风情的一种。配了白色T shirt 或是黑色吊带,应该都是不错的调调。于是,我隔天就穿了黑色上衣或者裙装,戴着它招摇过市,很意气风发地把它露出在颈口。晚上回到家把它取下来时却用力过猛,可爱的渔司线经不起我这么彪悍的力道,让我很平静地目睹了无数紫色的珠子从天女散花般从脖子坠落的一幕,“大珠小珠落地砖”,纷纷还要在地上各处弹跳片刻,蔚为壮观。如果有个相机或者摄像机蹲在地上仰拍那一刻,哇,肯定帅呆了的景色。浪费了。

          四处寻找珠子的时候,我发现我异常的平静,项链散开那一刻既没有尖叫甚至完全没有一点惊诧的感觉。不像那块玉,那么惶恐,那么害怕是某种预兆。是麻木了吗?还是算淡定了?又或者,是这几天太混乱,恍惚了?

         这几天赤脚走在家里的地板上,都会踩到圆圆的珠子,有时候会割到脚脚。不管了,反正一个人在家,这也算是惊喜了,可以算是“珠宝俯拾皆是”了,罢了。

       前几天看蔡俊的《旋转门》,他的书我一直关注,情节安排的都很不错,就是文笔稍逊,总之,还是吸引人的。会一直支持下去。

     
  • 2007-08-31

    透明的被释放 - [牢骚]

     

        人情练达――到现在也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或是什么样成熟而达观的心境。有些东西不说就罢了,说了就会无穷无尽,有些感觉不触动也会结了,触动了便会挖心掏肺地绵绵不绝。

        早上,办公室清净得孤寂,和某欢在msn上互相励志般得调侃,貌似我们都到了需要自己坚强地迈过一个坎的时候。我跟她说我还是满孤独的,在这里,一个人的感觉非常强烈,每天不停的告诉自己,no one could help you ,而梦想也许就在这条路的前端,坚持,坚持,很多貌似艰难的心境,这样子,就过去了。

     

        明天开始去深圳,跟踪报道采编“动感赛季”的case,自我感觉有些像被丢弃,那样轻轻地一提,废话不说地,我一个大活人就消失了……

    Tag:心情 工作
  • 2007-08-21

    那么就这样了 - [牢骚]

     

        新的日子新的生活我以为应该像这幅图一样,刷的一下翻开新的一篇,并且明媚如此,阳光粲然。

    看,草绿得牙都要掉了。

     

        新工作如期而至,回头有些淡然的看看以前的日子,打个呵欠,那么便真的像是做梦了。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夹杂着忐忑不安。和《城画》的缘分就这么一步又一步的走近了,直到现在,坐在《城画》采编部的办公室里。自然呼吸着这里逼仄的空气,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份舒畅。也许是因为不适应的缘故,我总是慢热型的,并且脑子让自己想太多。

       办公桌很高,椅子很矮。十分钟的键盘运动,肩膀就开始疼痛。喝水喝得神色疲惫,而窗外的雨,在黄昏中,貌似很大却不那么淋漓尽致。有点试图让自己完全被遗忘和丢失,即使知道了方向,隐隐的,深深的,仍然感到紧张,慌张和好久没有袭来的自卑。

     

        命运这个庸俗至极的词就真的是那么一条不知去向的河流,心情就在这条河中飘啊飘。有些东西是注定的,有些东西我们可以在很久以前感应到他的存在却没有办法逃避,如果说《城画》是我注定的缘分,而有些东西也是隐隐感觉而没有深想到的。预期到了初来乍道的尴尬和孤寂,却没想到它的深度,不过,也许一切只是我自己升华了吧,有时候,人需要一定的钝感,对自己说,坚持,努力,窗外雨貌似也小了,我该回家了。

       
    Tag:工作 心情
  • 2007-08-16

    相见时难别亦难? - [牢骚]

       用这句话注定是要煞风景。
       中午,有心的某苏请某田和我吃饭。十三香的龙虾,吃了满手的油。满嘴的麻辣,把红嘴唇泡在王老吉里。算是饯行吗,我问某苏,某苏在qq上打出一个笑脸。看来就是这样了吧,毕竟同行一年之久,今后即使是在一个集团,也算是不同的意义了。   某田说她有些感动,我说我也是。大家都是真诚的人,虽是有些单纯的傻气,也正好避免了社会世俗的烟火和机关算尽的人情。就算是长不大的假装成熟,也是能够体恤到旁人的微妙感情。在这个地方,我们只是一只太孤单微小的蚂蚁,人们可以肆意捏死我们,人们也可以给我们一个眼神,一种关注,太多冷眼相看的人,太多笑声,之中难得的真诚和关心,我们就悉心收藏了,充满谢意。   告别和重新的过程是真正的孤独,我觉得自己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向四方人求助,得到的回答都是一致的模糊。离职申请表放在这里放了许久,很大声地敲着电脑,脑袋里发慌,老总经常不在,合同的事宜模糊不清,离职的申请被拽出了水,事情的拖沓和纷繁的波折此起彼伏,把心搅的极为混乱。   这种时候,在网站的任何一分钟都是难捱。期望的稿费,让人郁闷的安置费,合同的擅自修改,老总的不快,纠结,然后,让我极为不安。   拖沓,身心俱疲。 
    Tag:工作 离开
  • 2007-06-20

    是不是就是寂寞了 - [牢骚]

      

      口渴得厉害,这几天一直口渴,喝多少水都不管用,白色半透明的杯子贴着我和亲的大头,被我不停地灌水,身体还是渴,还是热,燥燥的,奔到办公室空调口口那里,死命地吹,凉快了吗,有点点寂寞。

      一起挣扎着在心理战线上的某田走了,算是比较如意地转身去了想发展地空间,摸索着可以开始新的记者编辑生涯,可能会有些困难,但终究是好的,很是祝福她,毕竟,是一个新的开始,什么都可以舒展了。坐在我依旧的位置上,我自己告慰自己,也许一切没什么惊奇,只是我们的生活又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波澜,谁都不知道这点波澜是汹涌的,还是柔和的,或者是好还是坏,每个人都注定了自己位置,而其实,在每个位置上,每个人都可以打拼出或者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压住心底的那些期待,告诉自己其实一切都没有什么,我还是要舒展眉头,放心微笑。

      看着前面位置空空的桌子,倒杯水回来,眼神以后将没有了承接,还是有些子寂寞,有些子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