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1

    很宏大,然后也很渺小。

         日子过啊过,就容易把自己过得稀里糊涂的,今天第一次把车子的速度上到了80码,很兴奋很兴奋,看着一望无际的大马路,方向就偏离了轨道,师傅大叫,“原来你也会走神啊!”幡然醒悟扭转过了方向盘,方才跑出去的弦又一根一根的接起来。老妈的每次电话都爱提醒我的年纪,我说老妈你烦人啊,这是真烦,我对日子没什么谱,哪里敢那么轻易地许下些什么。
        在dg这个城市生活惯了,也惯了缩起来不爱见人,GZ好大,如果我再回去,还会不会有那种畏畏缩缩的惧怕?还是很懦弱啊,虽然学会了义正严词地教训迟到的快递,学会了在装修材料行讨价还价,可有些人有些东西也许永远都是那么宏大,我这么渺小,哪里敢拎出来见人。也因为房子里好不容易开始的烟火气,要我自个儿来浇灭,还真是需要勇气。看起来是在娱乐圈边缘摸爬滚打的,实则也为他们的悲欢离合多少感动着,敢爱敢恨的人永远充实,磨机磨机的人一直郁闷,我吧,就觉得我挺磨机的,以前走过来的不知道对不对,现在选择的也不知道正确不正确,唯一能做的,无非让自己起码是看起来愈发地乐观而坚韧些,自己的事情我努力自己揣着,你可以理解为要强,或者是要面子。
        只有渺小的人才要面子,我铁定就是这样儿的。
        599童鞋是挺值得羡慕的,都只身闯天涯了,首都人民还这么欢迎他,到底是油菜啊油菜。我也想3月怎么说也要磨机磨机着去泼水节被泼个水。愿各路神仙都保佑下我。
        有时候sth说开了,也就是有些不甘心,总觉得状况和我二十几年来想的都不一样,这关过不了,我自己怎么都没法说服自己松这个口。
    --------------------------------呆子抖子分界线————————————
          小呆这个姑娘我挺对不起她的,现在她盘旋在我脚边睡觉,打鼾打得呜呜响,也就这几个小时可以和我相处相处,大多时候我都在报社,她被拴在阳台边汪汪叫,脖子被项圈勒得难受了她还一定要在我开门瞬间站起来尝试跳跃。我呢,总是跟别人说小呆笨,小呆傻,小呆乱拉便,小呆总闯祸,小呆还是没心没肺地凑过来一点都不和你计较,眼眶子浅了就摸摸小呆哭上一阵,如果日后真的把你送走了,我一定会非常非常想你的。
         感情培养出来了真是伤脑筋的事。

     

    Tag: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