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0

    云之南,版纳。 - [心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gena123-logs/63902629.html

    林子,后面是高大的椰子树。

     

     

    版纳一度被人妖魔化了,以为一下飞机就可以看到大片的热带雨林或者一群裸着腰身扭捏着泼水的傣族姑娘,都以为刚拖着行李出机场了,一抬头就会有一盆水浇过来,“嘿,你是我的新郎。”
          
    于是频频失望的人们让版纳游客渐少,大跨度的风景区让徒步旅行的背包客有点举步维艰,版纳其实多委屈啊。分明是满城的椰子树和华丽的南国风情,我下飞机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而这城市却是太阳刚下山。

    没走几步,看见了来接机的爹和家人,小机场有小机场的好处,一个恍神,我的独自旅行进阶为踩着热带雨林脚步的天伦之旅。

     

    我和我爹在此。

     

           没有丽江和天空的亲近,但由于身处滇南,这里的太阳非常猛烈。太阳童鞋从清晨六点开始就明晃晃滴挂着,直到晚间八点半。我说版纳丢失了一种叫做黄昏的时光,而事实上是,他只不过将黄昏延迟、变短,从而弥足珍贵。

           就像这趟旅行,在所有人羡慕嫉妒恨的言语里,我从心里没个底到忽忽悠悠过了大半周,看起来很短的日子,我不愿出来,将它过得那么长。

           弥足珍贵。

    跑不好,没事儿瞎跑。

    爹工作和休息的地方在算是版纳景洪新城,街道开阔,沿路还是可以看到泰式结构的屋顶和金光灿烂的指路牌。两旁的椰子树和芭蕉树茂密高大,天没有丽江的蓝,没有束河的透明,如果比起来,版纳显然是一个不拘小节的男的,狂热得很。

    第一晚,风清月明,相安无事。

    第二天,我们启程去橄榄坝。在这里的人们都说不去橄榄坝是版纳最具有热带和傣家特征的地方。去橄榄坝的路不好走,有一段颇为崎岖的泥路,车子颠簸了一个钟点才依稀看见曙光。还好的是,一路上橡胶林臭味不断,芭蕉树香味不断,本地的胶农便是靠着橡胶树生存,隔天割胶一次,大都在凌晨前后温度最低的时间,橡胶树每两天都要被划伤,运气好的便在天亮时用太阳光结痂,运气不好的便会鼓起一个脓包,一辈子都消不掉。不像同在这里的芭蕉兄弟,快要收获的香蕉芭蕉农民们用塑胶袋套起来依然挂在树上,不知道科学松树会的童鞋们能不能解释一下用袋子套香蕉的疑题。

    橄榄坝的风景区其实商业化的紧,一段吊桥,一个木亭,有兴致的便出钱参与猴子和孔雀的合影,热衷歌舞的可选择观看傣家风情舞蹈,而老饕们还可去吃傣族长桌宴。商业化不是没有好处,它极其是和合家出游的观光客,而若是希望看到些与生俱来风情万种的东西,那么千万别买票入门,沿途有片密林,还有那片吊脚楼结构的傣家寨子,才是能让你眉眼欢笑的地方。

    还好我爹十分应和我,我说进林子吧,我爹便和我下了车,我把披肩顶在头上,不打伞了罢,林子里,真是美好极了。

    影子和头顶的披肩。那里阳光好。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