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31

    透明的被释放 - [牢骚]

     

        人情练达――到现在也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或是什么样成熟而达观的心境。有些东西不说就罢了,说了就会无穷无尽,有些感觉不触动也会结了,触动了便会挖心掏肺地绵绵不绝。

        早上,办公室清净得孤寂,和某欢在msn上互相励志般得调侃,貌似我们都到了需要自己坚强地迈过一个坎的时候。我跟她说我还是满孤独的,在这里,一个人的感觉非常强烈,每天不停的告诉自己,no one could help you ,而梦想也许就在这条路的前端,坚持,坚持,很多貌似艰难的心境,这样子,就过去了。

     

        明天开始去深圳,跟踪报道采编“动感赛季”的case,自我感觉有些像被丢弃,那样轻轻地一提,废话不说地,我一个大活人就消失了……

    Tag:心情 工作
  • 2007-08-21

    那么就这样了 - [牢骚]

     

        新的日子新的生活我以为应该像这幅图一样,刷的一下翻开新的一篇,并且明媚如此,阳光粲然。

    看,草绿得牙都要掉了。

     

        新工作如期而至,回头有些淡然的看看以前的日子,打个呵欠,那么便真的像是做梦了。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夹杂着忐忑不安。和《城画》的缘分就这么一步又一步的走近了,直到现在,坐在《城画》采编部的办公室里。自然呼吸着这里逼仄的空气,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份舒畅。也许是因为不适应的缘故,我总是慢热型的,并且脑子让自己想太多。

       办公桌很高,椅子很矮。十分钟的键盘运动,肩膀就开始疼痛。喝水喝得神色疲惫,而窗外的雨,在黄昏中,貌似很大却不那么淋漓尽致。有点试图让自己完全被遗忘和丢失,即使知道了方向,隐隐的,深深的,仍然感到紧张,慌张和好久没有袭来的自卑。

     

        命运这个庸俗至极的词就真的是那么一条不知去向的河流,心情就在这条河中飘啊飘。有些东西是注定的,有些东西我们可以在很久以前感应到他的存在却没有办法逃避,如果说《城画》是我注定的缘分,而有些东西也是隐隐感觉而没有深想到的。预期到了初来乍道的尴尬和孤寂,却没想到它的深度,不过,也许一切只是我自己升华了吧,有时候,人需要一定的钝感,对自己说,坚持,努力,窗外雨貌似也小了,我该回家了。

       
    Tag:工作 心情
  • 2007-08-16

    相见时难别亦难? - [牢骚]

       用这句话注定是要煞风景。
       中午,有心的某苏请某田和我吃饭。十三香的龙虾,吃了满手的油。满嘴的麻辣,把红嘴唇泡在王老吉里。算是饯行吗,我问某苏,某苏在qq上打出一个笑脸。看来就是这样了吧,毕竟同行一年之久,今后即使是在一个集团,也算是不同的意义了。   某田说她有些感动,我说我也是。大家都是真诚的人,虽是有些单纯的傻气,也正好避免了社会世俗的烟火和机关算尽的人情。就算是长不大的假装成熟,也是能够体恤到旁人的微妙感情。在这个地方,我们只是一只太孤单微小的蚂蚁,人们可以肆意捏死我们,人们也可以给我们一个眼神,一种关注,太多冷眼相看的人,太多笑声,之中难得的真诚和关心,我们就悉心收藏了,充满谢意。   告别和重新的过程是真正的孤独,我觉得自己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向四方人求助,得到的回答都是一致的模糊。离职申请表放在这里放了许久,很大声地敲着电脑,脑袋里发慌,老总经常不在,合同的事宜模糊不清,离职的申请被拽出了水,事情的拖沓和纷繁的波折此起彼伏,把心搅的极为混乱。   这种时候,在网站的任何一分钟都是难捱。期望的稿费,让人郁闷的安置费,合同的擅自修改,老总的不快,纠结,然后,让我极为不安。   拖沓,身心俱疲。 
    Tag:工作 离开
  • 2007-07-20

    语言是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 [牢骚]

     

    “如果没有你,我绝对不会像这样苟且偷生!!”

       心伤得碎得一塌糊涂,忍耐,缄默,平静生活

    Tag:语言 心情
  • 2007-07-13

    想起来的爱情 - [心情]

     

         很巧的,昨天贴进来的一段摘自安妮宝贝的旧文,没想到有朋友同样如此珍爱。释同学刚好曾经录过这样一段文字,贴进来,以飨大家。

     

  • 2007-07-09

    爱情句号 - [感慨]

      

      丁欣羊还是一个人,从一开始,丁欣羊的面目就是模糊的,面目模糊地活在这个未知地世界里,似乎任何扭曲都不可以动摇她对自己地专一。丁欣羊对自己说,我要找个男人。而她也是一直在寻觅着,但是似乎追求完美主义的女人一般都没有太圆满的结局,从故事的一开始到最后,无论是逍遥的朱大者还是有房有车前途无量的车展,她都无法抓住。她总是思索着男人想不通的问题,是敏感后遗症吗,还是中年女人本身对爱情的恐惧?

      而也许,这一切,已经无关于爱情。

      是不是人到了中年才会终于明白你爱我我爱你的游戏不过只是人生某段经历开场时的美丽序幕,烟花般散去后,狰狞的现实和生活本质就活生生的剥离了出来。两个人的相处除了爱情还需要认可,是一辈子从一而终的认可。如果有一天你老公不认可你了,你再怎样也是徒劳而已。这种认可不是美貌,不是金钱亦不是权力,是相互瞧着舒适的一种基础,耳鬓斯摩也许一辈子也不被认可只是肉体的欢娱,江湖相忘也许一辈子都见不着面却是心底升华在最高点的灵魂,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中年女人就更奇怪了,处在青春期和更年期之间,没有了可供男人欣赏和挥霍的青春,却还苟延残喘的期待着再一次的辉煌和美好。丁欣羊希望有一个男人的依靠来拜托孤独的境域,却寻觅地失去了爱情,自己心里的复杂和敏感断送了爱情的生命。也许很多时候爱情就是可以划上句号,生活需要平淡如水却相濡以沫的东西,一点子的宽容,一点子的体谅,一点子的感动,一点子的温和面对。不后悔,不遗憾,亦不悲伤。

      丁欣羊是个面目不清晰心里也不清晰的女人没错,可是大丫也超脱爱情了般,她可是一个敢作敢为特立独行的专栏作者,也许是和大牛的爱情让她看到了些许爱情的绝望,唱着那样轻的歌,在酒吧里,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否还迷失在大牛的眼睛里或是明白了大牛选择离去的原因。

      残疾的大牛说:我现在回去和她在一起,我愿意,可是,她已经不爱我了,我失去了她爱着我的那份骄傲。

      相爱的两个人,有一个人某天会说,你变了,你不是我爱的那个人了。那说明她爱着他的那个东西被他弄丢了,不存在了,她的爱找不到了依托。这个东西有可能是善良,是真诚,是勇敢,是坚强的毅力,也有可能是权力,是成功,是金钱。我们不能说那不是爱情。毕竟,一个男人的魅力因为权力和成功而四射,而光芒无限,我们不能说那不是爱情,尽管那并不是全部,也不高尚。

      而生活,并不需要高尚,它需要实在的幸福,和相守的快乐,互相的认可。

      《爱情句号》是一本悲剧,第一次看皮皮的书,不知道为何会被这本描述中年女性心情的书吸引,庸俗的称法:中年女性知识分子。有点故作姿态的时刻,自己的感情最难把握,也最容易绝望和感伤。这本书里,皮皮很放过男人,女人的痛苦完全没有附加在男人身上,也不是男人所给予,而是女人本人的心理矛盾和精神过错,丁冰的自杀也好,大丫的痛苦也罢,丁欣羊的亚健康亚生活也算,大的小的悲伤和痛苦都是女人自己给自己下的套,也许里面有男人的忽视和大男子主义的粗心和自我,但皮皮告诉我们,女人的身体和幸福是自己的,不要和自己作对,自己是主导一切的力量,不要爱情,我们不要虚无飘渺的承诺,不要海誓山盟的契约,幸福自己的心灵,男人会守在你身旁,会好起来的。

      《爱情句号》,值得读读。

     

    Tag:
  • 2007-07-05

    振作 - [心情]

      

      很多年前,圣人们都会说着不同的感悟让后人进行反思,或者遵循。我们把这些东西称之为至理名言,我们背诵,我们把它们写在日记本上,写在心里,刻在桌子上,贴在墙上。很多年后,我们发现,用自己的生活去感受的本质,才是深刻理解一些文字的真谛。

      看到这样一句话已经很久,无论何时,使劲的假装自己很快乐,很开心,你会忘记所有,你会被自己的假装所感染,你会被你自己的假装所造成的环境所感染,周围的朋友都会很快乐,那么你会得到真正的快乐。

      我说我不是在假装吧,人五人六地坐在办公室,笑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我总是对亲亲说,艰难的时候总会过去,只有我们坚持下来。这是哪里的广告语已经不记得了,我把它当作鼓励自己一直坚持微笑的动力,还有一句话吧,是“凡事总有解决办法”,港版乱世佳人中的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台词,却作为支撑我冷静生活的源头。我相信一切都有个尽头,风水轮转啊转,转过了这桩,你死死抓住了系着红绳的那一桩,就跟着转到了幸福。

      心中的确一直堵着,发愁的思绪缠缠绕绕成了一个毛球,死死地堵在心口,也许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艰难,再多的困苦,都有一团曙光挂在前面,死命咬牙坚持走下去了,就会好起来,那个毛球却始终堵在心口,面对生活的纷繁种种,总是很难将此移开而彻底阳光起来。我不能说天空是阴霾的,因为我和亲亲还一直相亲相爱的在一起,彼此用温暖互相感受,呼吸相同的致密空气。可是每当黑夜来临的时候,我会感觉心中的情绪爆发了,似乎白天那点装拌起来的斤两迅速蒸发,人,一下没有了明确的方向,慌乱,堵住了我的梦,我不想进去,进去了亦不知道如何出来。

      所以,这段时间的我,厌恶极了晚上的黑暗。

      不说,不说,什么都无须说,默默相持,相守,看着太阳,刺眼的光。

     

    Tag:心情
  • 2007-06-20

    是不是就是寂寞了 - [牢骚]

      

      口渴得厉害,这几天一直口渴,喝多少水都不管用,白色半透明的杯子贴着我和亲的大头,被我不停地灌水,身体还是渴,还是热,燥燥的,奔到办公室空调口口那里,死命地吹,凉快了吗,有点点寂寞。

      一起挣扎着在心理战线上的某田走了,算是比较如意地转身去了想发展地空间,摸索着可以开始新的记者编辑生涯,可能会有些困难,但终究是好的,很是祝福她,毕竟,是一个新的开始,什么都可以舒展了。坐在我依旧的位置上,我自己告慰自己,也许一切没什么惊奇,只是我们的生活又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波澜,谁都不知道这点波澜是汹涌的,还是柔和的,或者是好还是坏,每个人都注定了自己位置,而其实,在每个位置上,每个人都可以打拼出或者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压住心底的那些期待,告诉自己其实一切都没有什么,我还是要舒展眉头,放心微笑。

      看着前面位置空空的桌子,倒杯水回来,眼神以后将没有了承接,还是有些子寂寞,有些子怅然。

     

  • 2007-06-08

    两个地方比较比较 - [牢骚]

    呵呵,凤凰网的博客终于被我找到了,只是发现凤凰貌似改版了,模板样式少了许多,不过也好,简洁到也是我现在追求的。凤凰的博客也开张了, http://angena123.blog.phoenixtv.com 在这里

    两个小筑的内容是同步更新的,都差不多,可能有些许不同,旨在看看哪个博客更好使用,希望大家给点意见,两个地方都逛逛,都看看,钦此。

    Tag:
  • 2007-06-07

    忘了公告一下 - [牢骚]

    忘记了给大家来个公告,姐姐我光荣的博客也搬家了,实在忍受不了中国博客网的反复无常,来到这里了,大家鼓掌欢迎一下,庆祝一下啊!

     

    啪啪啪啪  掌声经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