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31

    我很清楚 我很紧张 - [牢骚]

    Tag:
  • 2008-10-31

    亲爱的被窝 - [牢骚]

           怀念早上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暖气,很快地又回到了这个充满热毒的南方城市,穿着厚厚的牛仔裤暴晒在剧烈的阳光下,眯起眼睛,想起了宜昌大风里裹紧的红色围巾。

           讨厌的天气的捉弄,曾经以为这是一场游戏,在几个小时前后感受全然不同的温度体验,现在发现这真的是一场灾难,太阳让你恍如隔世,让你更加的不知所终。我怀念极了粉色床上有着抽象画般缤纷的被窝,重重地,压在身上。

           我还是最喜欢长袖衣衫清风拂面可以不打太阳伞的凉爽好天气。

    Tag:天气 被窝
  • 2008-10-22

    秋天以后 静静生活 - [心情]

    这是一个从容而疲惫的笑容,一个关口

    宜昌稚嫩而新鲜的天空。

     

     

     

    Tag:宜昌 秋天
  • 2008-10-04

    脚对鞋子的爱 - [牢骚]

    脚对鞋子说,我如此爱你,为了和你在一起万劫不复,遍体鳞伤都在所不辞。

    鞋子冰冷地回答,那你就不要让创可贴成为第三者。

    ……

    这就是我目前的状态

    Tag:鞋子
  • 2008-09-29

    亲爱的假期 - [牢骚]

           日子过得糊涂了假期,也不失为一种最为幸福的状态,于是,国庆的来袭,如同平常的生活加多了一点灰蒙蒙的颜色,如此。

           似乎是预备着要在明天开始的几天里开始做一件一直没有做过的事情,貌似是好玩得翻天覆地的新鲜出击,图书馆里的人来人往,山泉居大哥的同心协助,但愿不是一场笑话,于是,早先收藏好了聊以自慰的话语和心态烂熟于肚子里,在某一天拿出来备用。

           如今的日子里,哪里还敢乐观。

           艳阳高照,扳着指头算过了火,发现是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过生日,就这么遭就又老了,也没发现有什么太过于失落的孤独和疏离,倒也不是麻木,日子久了,家便在了心中,也没了小时候的落败和期待,什么都是一样,心里跟明镜似的,也许是我自己懒了,不怕过生日,不怕老。

           真怕日子越来越让人难以亲近,如同我难以捉摸的心气。

          

     
  • 2008-08-15

    我只想好好过生活 - [心情]

    给我安心,让我充满希望。

    Tag:
  • 2008-08-02

    小罪的行走 - [牢骚]

     

    前不久的动漫节,暴力熊蔓延,一个名叫罪城人的小熊让我抓狂,好吧,那我叫你小罪吧,小罪的胸口鲜血淋漓,行走在办公桌灰白色的陆地上,看不见眼睛,有些哀伤。某姗买了一只叫小伤的熊,胸口缝上了粗大的针脚,细密的心事悄悄流出。

    好了,就是这样,小罪代替了我行走在张扬的大地上,探寻黑洞和未知的秘密。

     

    那天,小罪告诉我,家里有黑洞,家里有黑洞,就在靠近阳台的大床上,红色玫瑰开满了一床的慵懒,藏在花心里的,是不可知的神秘黑洞。墨绿色的裙装有一件布料柔软的吊带小衫,喜欢极了这件小小的可爱尤物,晚上穿着它到处乱跑,凉风灌进来,山水遁形。

    就是这么一件可爱小衫,却在三分钟的时间里,吸收进玫瑰花心那个可怕黑洞,一个转身晾衣服的瞬间,我失去了我的喜欢,这让我无比伤心和恐慌,貌似一件不可思议的案件,在黑洞边缘悄悄萌发,你不要责怪,不要翘起嘴角,我只是一时的混乱,希望得到抚慰的借口,黑洞你好,请不要再丢弃我的心情,不要再偷走我的心情。

         小区的门卡也被黑洞哥哥偷走了,还有曾经送给你的黑T,黑洞是噩梦,却无所不在。

          其实有时候,小罪就是喜欢把自己关在小世界里,自在,惬意。

    Tag:
  • 2008-07-27

    大俗即大雅 - [牢骚]

    如同巷子里的萝卜牛杂

    Tag:
  • 2008-07-04

    额头狭窄 天庭寡淡 耳垂单薄 - [心情]

    如题,其实就是一个注定没有福气的人,所以,对自己说,一切的一切我都应当感恩。

    夏季的阳光,耀眼,不停的开始后,是不停的完结。

    就算删掉了从前,又会剩下什么莫名其妙的语言?每一次,都是认真的人生。

    Tag:
  • 2008-06-23

    回家一星期 - [感慨]

    回家,似乎是有些莫明其妙,却是不能再好的好。

     

     

    Tag:
  • 2008-05-31

    更新一下 我还在 - [牢骚]

    这周很忙,特刊以及琐事。一边忙一边忘记了很多需要去面对的问题。问题就是这样,拖来拖去拖成划痕剖开成为巨大的伤疤,熬来熬去媳妇也熬成了老太婆。


       周末需要去广州解决一直搁置的房子问题,恼人的一天。

    Tag:
  • 2008-05-09

    跟苹果学:测你所想

    脑子里想啥呢

    焰晴:我疯了

    召军:他也疯了

    Tag:
  • 2008-05-09

    牙齿是我的身体的倒刺 - [牢骚]

      看了《teeth》之后,说起牙齿这个字眼,反倒有了一丝避讳。电影的离奇剧情让看电影的人失了颜色,亦失了形状,而口腔里的牙齿,到真是切切实实疼痛了起来。

      应该是天气的缘故。那个断齿开始经常无缘无故地疼痛,这里的热气旺盛,阴气蔓延。断齿像个魔咒般地在晚上疼痛,白天冷漠。其实这是早就应该解决的一颗牙齿,只是我一直拖着,拖到它成了一颗死了一半的断齿,有些委屈他了,也有些委屈了我的口腔。就像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根倒刺,这颗断齿就是在不停地提醒我我的生活状态,提醒我的躁动或是无知。

      难说是天气造成的情绪波动,近来情绪不稳定,S和L都跟我说他们同样的毛病,情绪失常。哦,是的,是闷热的问题?可是S/L和我可是分布在祖国大江南北,不是天气,估计只是人心。
       晚上会开始焦躁,情绪急剧变化,不好的习惯。是的。

    Tag:
  • 2008-05-03

    少年 - [牢骚]

     

    这个月的主题词是什么?抖抖的身体已经长得浑圆浑圆,生活也越发浑圆了起来。闭塞了两个月的生活让我有些歇斯底里,情绪失控的机会越来越多,亦经常觉得疲累和虚脱。喝咖啡成了毒瘾,一向光滑的皮肤开始长痘痘,让我有些抓狂,十分的抓狂,这是我十分不允许的事情,不是吗?于是,黄瓜和牛奶开始成斤地往家里搬运,好吧,在这个地方,这同样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少年的风潮,少年的身体,少年的顾盼生辉,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

     

    抖抖真是浑圆无比了,失踪后回来的日子阳光灿烂,一个星期的时光涨到了原来的重要,我怀疑她是有了第二个生命或者第2+3个生命而吃得异常多,可是掐指算了算伊的生理年龄,似乎仍是猫类豆蔻的时光,家宝同学已经把她家的小贱人去了势,我凝视着抖抖的开始变得光滑的毛色,笑容阴郁。

    抖抖的少年也即将结束了吧。

     

    现在都是不敢回忆少年的痛和少年和轻狂,完全比不上《朱诺》里面那个叫朱诺的高中生的精彩和镇定,“傻的可以。”我是这样形容,傻人傻脑子里面也乌龙般地摆满了不为人知的梦想,在五年前曾经写过一篇叫《**》的文字,3000字洋洋洒洒记录了属于高中时期的青涩和无知,那个校园里的许愿树有三种颜色的叶子,两个少年发色柔软,在树下惶惶不安。旁边的石凳上有我们肩带过长的单肩包,蓬松的发尾扫过一个少年的脸,她跳起来嬉笑,两个身影离开了时光的镜头。

    虽是怀念,却是一点都不想回去,甚至不会去细细思量。

    天生一个懦弱的人,试图超越自我,却是永远的无能为力,连面对曾经的青涩都不忍回顾,那段时光,对于我来说,也许并不是那么美丽。我总是习惯向前看,似乎前面就是有了数不尽的未来,而实际上,通常的情况的是,就连海市蜃楼都是当时自己欺骗自己的幻象。宁愿等待,这是我的悲剧。

    于是,一个少年,在等待中,渐渐老去。

    脸上粗糙暗沉,痘痘得到了重生。

    变得难过。

    妈妈同学,你也别再唠叨。

  • 2008-04-26

    这真的不是以猫以抖抖为主题的博客,但是这里还是要欣喜地说一句:抖抖同学回来了!!!

    同题

    举国欢庆

    Tag:
  • 2008-04-19

    你就是一只超级愚笨的小猫 - [牢骚]

     

    那个名叫“浣熊”的台风来了,你在哪里?你就是一只超级笨的浣熊,连回家的路都不知道,大风大雨的外面,你在哪里?

     

    早上起床,似乎开始慢慢习惯没有你的日子,卧室的门被风吹开,我把自己的影子认成了你的样子,盲目的在茶几下寻找,你玩过的小熊支离破碎,粉色的围巾刺痛了我们的眼。也许真的不应该把你带来这里,这个城市的寂寞,让你孤独,亦让你伤心。

     

    那天早上之后,那扇窗子成了我们的梦魇,堆放的杂志和书本开始哭泣,那只叫“抖抖”的生命消失在沉默的空气里。好吧,我承认,我会记恨你,一言不发的走掉,却忘记了回家的路,眼中的惊恐取代了平淡的落寞,难道你更向往这个风雨交加的天地?开始听不得带“抖”字的字眼,心里会微微一震,阳台上晾衣服的时候,会努力寻找你的踪影,眼角,清凉无比。

     

    听不到你的声音,家里异常安静,转动门锁,没有了蹲在沙发上的等待,那双眼睛已经成为过去,习惯了吗?我问自己。寻猫启示贴满了小区,又马上被撕掉,没有时间伤心的我,在苍白的城市中间,空空的马路上,泪流满面。

     

    抖抖,我恨死你了!

    Tag:
  • 2008-03-31

    杂志之外 - [牢骚]

         杂志终于在前一天到了我的手上,许茹芸已经在我的邮箱存在了两个月多,终于看到杂志上的呈现,虽然自己已经是一个旁观者。不过,做旁观者的感觉其实并没有开始想象的那么怆然,相反,我至少觉得,是轻松的,是舒服的。本来,它就应该离我有一步的距离。
    隔了将近半年的准备期,杂志也最终改版了,这应该是第一期完全物质的下半月。人文的所有通通下架,物质的全部粉墨登场,依然秉承着文艺的玩味,把一些简单的东西玩得得心应手。蛮好。

         这边的事情依旧是忙得不可开交,让我曾经每天呈惯例的睡前阅读丢失了好久。买的碟堆在桌上,也渐渐起了灰尘。看来,人,真的是懒了。毕竟,万事开头难,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不管是对我,还是亲亲,就是不断鼓励自己是一件貌似自欺欺人的事情,我们也要继续坚持下去。前段时期,亲总说我有些郁郁寡欢,像是在工作里耗尽了气场,用尽了热情,回到家里,心情会变得烦躁和低落。一个人的时候也是直落到谷底的恐惧。真怀疑自己是一个极其容易焦虑的人,不断的跟别人说淡定、淡定、还可以煞有介事的用浅表的淡定去安慰朋友,其实算什么呢,只希望焦虑症真的不要光顾就好。什么都是会顺利起来的。
        你也是。

     

    Tag:
  • 2008-03-28

    完了 - [牢骚]

    天啊,我在想,如果我丧失了胡编乱造的能力,我还剩下什么……

    这是今年最恐怖的事情……

    Tag:
  • 2008-03-05

    人间蒸发和瞬间转移 - [心情]

       

    消失了半个月,蒸发在人间森林里,断开网络和圈子的日子让人心生惶恐也轻松至极。有些简单主义的倾向却是建立在莫名奇妙的不安和紧张当中。看着天,试图让淡泊的生活把那份紧张压住。其实很多小念头不去想它或者把他们如棉絮中飞出的絮花般压在夏天浓烈午后的箱底,他们也就永远不会成长,我们就会试着去忘却。
        蒸发之后现身的日子让我有点不敢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远离了现实的那七天日子突然变得异常轻松
    和飘逸,不用考虑琐碎的生活,不用辛苦去理解社会,不用处心积虑的思考未来,思考那个已经不能实现的梦想。

       所以,在结束了那七天蒸发日子之后,却宁愿选择了继续蒸发,七天结束那一晚的极度亢奋让人心里泪流满面,是被掏空了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了些失落,在又一个陌生的城市,会不会尽快让心暖起来呢?心情变得难以言说的低落和潮湿。坐在宽阔的大会议室听着业界精英们的口若悬河,低落得很想一直沉默不语,一直沉默不要爆发的任何机会。

       亲亲在这里打理好了房子租赁的一切,周末我收拾好了地板和家中的大小细软,抖抖也风尘仆仆地在书包里残喘到这里,傻掉般的横冲直撞。其实,这个开头是很漂亮的,心情的调试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好日子就在前头喵喵叫。

      于是学会了瞬间转移的魔法,在另一个领地开始了最新的生活。天很蓝,污染很严重的工业重地一样会有蔚蓝色的天空。心里的蓝会透过眸子射到天上,伴随着自己的愿望上仰望的视角变得美好。

  • 2008-01-08

    2008年开题报告 - [心情]

     

       用自认为会灵气逼人的龙凤镯为自己在08年的第一天开了个头,酝酿许久的情绪在琐碎的事物和阴霾的空气中变得虚无,反而缥缈得不知所终起来。本命年的运势总是让很多人耿耿于怀,不管是抱着如何的想法,每一年的开头,都会有些惶恐,亦有些对未知的盼望。
       抖抖变得很不听话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始闹猫的缘故,春天的气息一步一步近了
    ,她似乎情窦打开了起来。眼神都是游离而闪闪放光的,屡次把我手上腿上抓得可以。于是努力让她和我保持距离,猫们的想法总是很古怪,亲近是暂时的,寂寞也是暂时的。反正,抖抖最近是不屈不挠地围攻我围攻茶几上书桌上一切可以据为己有的玩意。在鼠年的开头,她是不是预感到了这种她从没见过的天敌的存在?预感到了这一年她自己的命运?在直感方面,其实动物都是比万物之灵的人要敏感准确得多。
     
      最近发生的事情终于让我实实在在感觉到了自己的单薄和缺失。一向是很自得的方面也
    开始有所收敛,自己突然变得扁平起来,有些像木乃伊的干尸,很久没有注入营养和水份,还以为自己就是一等一的良好公民。其实是很开心在本命年的开头发现了自己的缺口,虽然信心会洪水般地涌出身体,但估计没有什么比清楚地了解自己更为赞叹的事情了。上次和朋友聊天,会有人误以为心情还是害怕年龄的客观增加和面容的衰颓,其实发现已经过了那么一段时期,已经适应了学会了面对很多无法避免的客观现实后,能够影响我的反而是对于自己能够把握的主观因素了。就如同清楚地明白了知识储备地缺失和能源开发的单一,就应该努力去开拓新领域一样的道理。
      那么显然,2008年的方向也大致有了,能在一年开头明白到这个,真是很不错的事情。
      

    Tag:
  • 2007-12-12

    - [牢骚]

    如题。
    Tag:
  • 2007-11-19

    抖抖 - [牢骚]

     

     

       她刚来的时候总是发抖,于是我们叫她抖抖,很奇怪的名字,就是要配上很奇怪的行为。

       她不吃不喝不拉不睡,梦想当个神仙。

       她总往你身上靠,把头钻进你的缝隙,试图获得体温的传递。

       她眼睛圆睁,耳朵机警,害怕极了洗澡。

       她钻进角落,踩一脚灰,然后蹭到你身上,给你抓个血红的印记。

       她不满于被关在客厅,企图进军卧室。

       她半夜不睡觉,扮鬼嗷嗷叫。

       她早上玩失踪,阳台吹冷风。

      

       终于养了只猫。

       相机卡找不到了,照片后续来。

    Tag: 抖抖
  • 2007-11-14

    两个娃娃一二一 - [心情]

     

    这段时期可能经常会有小差出出,放上两个第一次尝试做的可怜娃娃,让大家笑上,骂上,鄙视上一番。

  • 2007-11-08

    抽筋中 - [牢骚]

     

        如果我把这里遗忘了,是不是也可以正常的一天天过下去?

        最近工作抽筋,生活也抽筋,人也抽筋,总之我的筋是彻底地扭在一起了,它们让我忘记了很多事情,我希望我能够重新调整好自己,一根稻草一根稻草地将他们拾起来,包括我的坚持,我的淡定,我的耐心,我的素养。

         希望总是好的。

     

          这几天杂志办八周年庆典,全体忙得兜兜转,公关部的ruby选择了离开,虽然很是明白她离开的原因心理上却总是有点酸涩的,毕竟是刚刚开始交心的朋友的,好容易碰到的可以并肩作战的同事,只是不舍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每个人与每个人之间的缘分也是注定的。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集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现,或者交集之后散去再交集然后再散去,只能祝福她了。她说她要去云南旅行,就姑且祝她一路顺风吧。

          醒一的妈妈曾经给我很多漂亮的闪闪发光的珠子,我把紫色的选出来,用细细的渔丝线把他们串成了一条项链,自己认为是别有风情的一种。配了白色T shirt 或是黑色吊带,应该都是不错的调调。于是,我隔天就穿了黑色上衣或者裙装,戴着它招摇过市,很意气风发地把它露出在颈口。晚上回到家把它取下来时却用力过猛,可爱的渔司线经不起我这么彪悍的力道,让我很平静地目睹了无数紫色的珠子从天女散花般从脖子坠落的一幕,“大珠小珠落地砖”,纷纷还要在地上各处弹跳片刻,蔚为壮观。如果有个相机或者摄像机蹲在地上仰拍那一刻,哇,肯定帅呆了的景色。浪费了。

          四处寻找珠子的时候,我发现我异常的平静,项链散开那一刻既没有尖叫甚至完全没有一点惊诧的感觉。不像那块玉,那么惶恐,那么害怕是某种预兆。是麻木了吗?还是算淡定了?又或者,是这几天太混乱,恍惚了?

         这几天赤脚走在家里的地板上,都会踩到圆圆的珠子,有时候会割到脚脚。不管了,反正一个人在家,这也算是惊喜了,可以算是“珠宝俯拾皆是”了,罢了。

       前几天看蔡俊的《旋转门》,他的书我一直关注,情节安排的都很不错,就是文笔稍逊,总之,还是吸引人的。会一直支持下去。

     
  • 2007-10-31

    害羞的包包露个脸 - [心情]

        上周末和新朋友ruby一起买了好些布头和蕾丝花边,在家里拼死拼活的做了第一个自己的手工小包包,粗糙自不必说,也就只能在这晒晒,自嘲一番了。权当自己寻找的新的生活乐趣吧。

    用安妮的书比个大小
    Tag:手工 生活
  • 2007-10-25

    防辐射的东西 - [心情]

         一直希望能够和一株绿色植物做伴,好像浮躁的身体也会因此而多了些许的生机,而自己似乎也和健康走得更近了一点。亲送了我一个仙人球,毛茸茸的半个脑袋,刺已经开始变得亲和而可爱,我把它搬运到了办公室,活生生地放到了拥有巨大无比辐射的显示器前面,和旁边绿色长椅上的两只小猪作伴,希望彼此都不会孤单。
  • 2007-10-21

    睡眠啊睡眠 - [牢骚]

       貌似是前天晚上的类似通宵加班没能完全突破我的身体防线,明知道明天,不,应该是今天又要出差去深圳如此让我吐血的地方,我居然再一次的无法入眠了,我感觉我的内部一团糟。

        燥热而紊乱。

        起床,开了电脑,吃了无数无数的葡萄干,直到肚皮发胀,喝了无数无数酸奶,直到想吐。肩膀也酸痛了起来,颈椎到是一如既往的疼痛,想就算是等着日出吧,舒服安逸的睡眠于我到真的成了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

       肚子太难受了,吃多了,看来这样下去,我非秀逗了不可。

    Tag:失眠
  • 2007-10-15

    还是没能错过你 - [感慨]

    慢慢翻阅,静待感受喷涌,不知道是会失望还是欣喜。
    还是没能错过。
  • 2007-10-11

    那块玉又如何 - [感慨]

                               八号来到广州就一直淹没在工作之中,天地之间仍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淹没掉这样一个小小的我,特别是在广州,这样一个对我来说居然是越来越硕大的城市。回来的第一天,我对亲说,对不起了,可能我还需要几天时间来慢慢调整从家里千里奔过来的心情。我称之为一个极大的落差,而对于所有的心理落差的形成和消失,都是需要我们慢慢来自己调节来改变的。而同样,从这落差之中,我到是正经八百地窥见了自己的软弱和怯懦。 毕竟,内心足够坚强的人哪里需要什么调节,哪里会有什么落差。还是这种温暖舒适和艰苦奋斗的落差。这样一说,我这个人的劣根和懒惰就暴露无疑了。此间,无数次的和亲和周围的朋友说好留恋家,留恋家人,开始极度嘴碎地说起了希望回到离家近的地方工作。不知不觉,自己也像个游子了,也是个游子了,在外面漂了一年多就无法坚持的游子。真是见笑了。还是,家人实在对我太好了,让我从心底生出感激,只想再次成为一个婴孩,在襁褓中沉沉睡去。其实,这就是毫无疑问的逃避了。

         罢了。

    ---------------------------------------------------------------花荫美丽的分割线----------------- 

    来广州的火车上,一度非常疯狂地寻找那块伴随了我六七年的玉佩,刚刚混熟的同行者问我是不是值钱的千年古玉,我摇头,充满酸涩。并不是十分值钱的小家碧玉,如同自己一样,却是混迹在家人120分温暖的血液中摇摇晃晃成长起来的,放在外界只是旁人眼中一个不值钱的蠢物罢了。

     

    狭窄的火车卧铺显然没有找到任何踪迹,我以为它真的被我弄丢了,在不知道的时刻从我脖子滑落,坠地。我却没有发现。心情一下沉了下去,这些日子,我变得莫名其妙的容易相信命运和崇尚迷信,总是恐慌这类事情会给我和我爱的人们带来些什么厄运。曾经在玉佩的绳子断掉的日子里,我把它天天栓在手腕上,在寂寞的时候会亲吻它向它祈祷,这次回家买了新绳子,却掉了两次,一次是在家里,妈妈捡到了它,为我栓了死结并嘱咐我不要乱想,不要担心;第二次就是这次了,貌似真的找不到了,既然是死结,为什么如此容易就失踪?慌乱之中, 我告诉了老爸和琳子。同行者认为我不应该告诉家人自己碰到的困难,而应该自己解决。在这个时刻我却没有办法,只想找个可以得到宽慰的地方。琳的短信很快,让我在广州找个庙求签,老爸的短信也回来了,说是再给我买,让我不要担心。正迟疑着老妈的电话响起来,接了电话,原来老妈也是为着玉的事情来的,老爸以火箭的速度告诉老妈,妈妈告诉别乱想了,玉佩我根本没有带走,被我拉在了自家枕头边,我将信将疑地让妈妈第二天和我视频让我看,妈妈很是爽快,说完全没有问题,她会尽快给我快递过来,听着老妈那么不假思索的口气,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想着似乎命运还是眷顾着我的,即使我有可能十恶不赦。

     

         中午,快下火车了,我让同行看着包,跑去了洗手间。抖动的衣服里滑下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掉到地上,发出脆响。即使地面是如何的污秽,火车是如何的不安宁,如何的颠簸,我可以毫不犹豫毫无疑问地判断出,掉在地上的,……就是那块陪伴我六七年让我刚刚疯狂寻找妈妈说在家里找到要给我寄来的玉佩。那么大个肚子的弥勒佛,笑得那么灿烂,那么执着。 

           心重新变得极为满满的,什么酸了,什么模糊了,什么玉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 2007-09-21

    晴三多 - [牢骚]

         连长对团长说,那个士兵,把每件事情都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死命去抓,不知不觉当中,他已经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那个士兵,叫许三多。来自--《士兵突击》

        那么,我要做个--晴三多

        完毕。

    Tag: